怀兴

终于换头像了……旧ID@十年一瞬

【长得俊】接头

白汾酒友情出演
想看白汾酒拍电影的产物
团综快来啊

帅哥是你自己说要演专业性强的
不要怪我了
想演 不像人类的 的愿望
下一篇满足你

科技类的都是我编的 求不深究

故事都是我编的 和正主没关系 

HE

正文

20:00

小巷里弥漫着油炸食品的香味。

一个穿着白T牛仔裤的男人,是非常常见的。但一个穿白T卖铁板豆腐,衣服还保持洁白如新的人,绝非凡品。

男人拿着小锅铲,右手娴熟地给铁板上的所有豆腐翻了个身,左手拿着调料瓶为所有豆腐盖上一层均匀的孜然粉。

再撒上葱花、白芝麻和胡椒,在金黄色的油中煎三十秒,这一锅的铁板豆腐就好了。

一个扎着马尾的女孩拿走两份,坐到旁边的小桌上,对同桌的伙伴小声道:“我就说吧,是不是很帅。”

她的同伴沉默了一会儿,拿筷子吃了一口豆腐,咽下去,再做了两个深呼吸,才回答道:“我艹,这他妈何止是帅啊,这是外星人吧!!”

“你看他的手也很好看。”马尾女孩捂着脸说,“要命啊,太好看了吧,词穷了。怎么会有这么完美的人!”

她的同伴难以掩饰内心的激动,小鸡啄米一般疯狂点头。

末了还不忘加上一句:“豆腐也做得好吃啊啊啊啊……”

此时,她们话题的中心,那位豆腐西施………不,卖豆腐的帅哥,今晚已经卖出8锅豆腐了。

他手下动作没有停顿,脑袋却在飞速运转,想一些和豆腐没有毛线关系的东西。

坐在旁边那张桌子的两个女生又发出了一些动静,和低声的惊叹。

“老板。”这时来了一位新的顾客,语气中有克制的笑意,“你这豆腐,卖得销量不错嘛。”

这是个非常抢眼的男人,他染了头发,带着耳链,一身高定,站在哪都像站在聚光灯下,整个人有一种精致的贵气。

“最近生意还好。”老板说,“要豆腐吗?”

“一份有8块豆腐,我要半份就可以了。”来客说道。

老板终于把黏在豆腐上的视线挪到了顾客脸上,他接过顾客递过来的纸币,问道:“像你这种富家少爷,也喜欢吃铁板豆腐吗?”

来客笑着点头,又答非所问道:“卖豆腐,也是技术活。”

他吃完就起身离开了。

21:45

夜更深了。人影也稀疏了。

老板收了摊,把东西都堆到停在巷角的小卡车上。他从口袋里掏出几张纸币,看了一会儿,拿打火机点燃,走出了小巷。

缀着火星的纸片残骸被风吹起,在空中飘飘扬扬。

繁华与平淡的距离有多远?有时候就是一条马路的距离。

老板走到巷口、等红绿灯、穿过马路,来到滨海的人行道上。

暗蓝色的海面上有各色灯光的碎影,这些光影浮动着、闪烁着,沉淀在每一个望向大海的人的眼睛里。

一架直升机转动着螺旋桨划过海面上空,切割出呼呼的风声。

他虽然没有走很久,但已经走到了城市的CBD区。这些高楼巍峨耸立,昼夜灯火通明,俯瞰着城市与大海。

大厦中最高的那一座,外墙上有着整座城市中最大的屏幕。

老板就与这栋大楼隔了一条马路。他站在滨海的人行道上,离栏杆很近,却没有靠上去。

他抬起头,望向那块屏幕。

此时是22:00整。

广告最后的画面一闪而逝,取而代之的是当红偶像的演唱会表演片段投放。

年轻的歌手面带微笑,深情而投入地演唱着一首歌曲。

虽然没有声音,屏幕外的观众却仿佛听到了歌声一般,轻轻地跟唱着。

他与歌手跨越时空对视着。

22:05

一辆黑色的SUV停到路边。

这位观众上了车。

22:30

市立中学。

陈立农是该校高三的一名走读生,此时晚自习下课,他可以回家了。

他背着沉重的书包,走在回家的路上。

骑着自行车的同学向他打招呼:“喂,今天回去组队吗?”

“不了吧。”陈立农笑得露出一口白牙,“我作业还没写完欸。”

“好吧。”同学朝他挥手告别,骑着车又转了个弯,心中却突然出现一点疑惑。

陈立农比他成绩好,他今天都完成了所有作业,陈立农居然还得背作业回去写。

这也不是没可能。他没有放在心上。 



与此同时。 


某私人码头。

一个头上套着黑袋子,双手紧缚在身后的男子被推搡着上了船。

他看不见路,脚步难免磕磕绊绊。

推他的人骂骂咧咧的,其实言外之意还是让船上的两人多给他些报酬。

船上的人取掉被捆绑的男人的头套,确认完后对另一人比了一个奇怪的手势。

押送的人当即飞了出去。

“嘿,bro.” 罪魁祸首对押送车上未下车的人打了个招呼。

被踹飞在地上的人挣扎了两下,却没能爬起来。

车上的人见此变故,顷刻之间枪械碰撞声、上膛声接连响起,像是演奏开始前的鼓点。

先前被捆住的男人以人类肉眼只能捕捉到残影的速度拔出身旁的人腰侧的手枪,头套被取掉的他一个点射,杀了对方最快举枪的人。紧接着又高频率开枪,弹无虚发。

其实他从未真正被束缚过。

带头巾的男人在他拔枪的那一刻就拉掉了手雷的环扣,第一声枪响的下一刻,爆炸声轰鸣,手雷精准地砸中了目标。

整个过程行云流水,仿佛经过成百上千次采排。

车子在烈火中熊熊燃烧,火光冲天,却照不进暗蓝的天幕。

23:00

三人善后完回到船上,跟彼此击掌和拥抱。

“李波几。”船上带着头巾的那人说:“咱们以后能不能换个暗号手势?你那个也太难比了。”

被称为李波几的王子异一手开船,另一只手抬起,立刻就是一个标准的手势。“很不方便吗?”他问道。

“哎哎、哎!”小鬼无奈叫道:“你那都成行为定式了,我们跟你能比吗?”

“我觉得还好啊。”蔡徐坤尝试着做那个手势,“有特点,不容易被模仿。”

“我可以再教你。”王子异揽住小鬼肩膀说。

这时空中传来由远及近的嗡鸣声。

直升机的探照灯光打在海面上,很快就锁定了他们。

随即,直升机高度下降,舱门在半空中打开,探出一个人头,拿着喇叭喊道:“你们速度好快,我们来晚了!!!”

“农农!”直升机噪音太大,蔡徐坤只能扯着嗓子喊:“你怎么来了?!”

“你说什么我听不到啦!”陈立农喊道,“先上来!”

直升机上放下吊梯,船上的三个人接连爬了上去。

陈立农在上面接应他们。小鬼爬了一半,人还吊在半空,就开始和陈立农用喊的方式聊天。

小鬼:“谁在开飞机啊?!!”

陈立农:“长靖在开!!!”

小鬼:“他怎么有时间来?!”

三人终于进入了直升机内部。小鬼兴奋地爬到驾驶座旁边,惊喜地对带着降噪耳机的尤长靖说:“你俩太酷了!!居然真搞了个飞机!!”

“别乱爬。”尤长靖说道,“已经超载了。这是丞丞借来的。”

陈立农:“我接到正廷他们的消息,就想着要过来,能帮上忙最好。在楼下就遇到长靖等我欸,然后他就领着我,说有快一点的方式。没想到有这么快的!”

“酷的bro!”小鬼拍手叫道。

蔡徐坤简洁地叙述了他“被捕”过程中得到的一些信息和之后的任务安排。 

直升机划过海面,向最繁华的CBD区飞去。


23:15

直升机行驶到了滨海的最高的那座大厦上方,大厦顶层是一块专供直升机使用的停机坪。它稳稳地落在了上面。

尤长靖最后一个离开飞机。他跳离机舱,走在最后面,拿出手机,低头编辑着什么。

其余人已经上了顶层的电梯,王子异用手帮他挡着电梯门,陈立农看了一眼尤长靖,向蔡徐坤询问道:“有彦俊的消息了吗?”

“Justin去找他了,找到了会想办法通知我们。正廷伤刚好,部分情报网还在恢复中。”蔡徐坤没有摇头也没有点头,“暂时还不知道具体情况。”

电梯缓缓下降,不完全透明的磨砂玻璃外,是这座不夜城永燃的灯火。

小鬼脸快贴到了玻璃上:“长靖,电梯旁边那块大屏播的是你的演唱会片段哦。”

尤长靖嗯了一声,低着头按手机。

几秒后他突然笑了起来,抬起头说:

“我刚刚联系上林彦俊了。”

所有人都看向他。

光落在他们脸上,电梯处在不同的高度,会有不同的颜色和层次。

尤长靖轻轻喘出一口气。

23:16

不知谁先欢呼了一声,接着又是不约而同的口哨声和击掌声。一时间,小小的电梯里充斥着欢乐的气氛,暂时缓解了高压下紧绷的状态。

陈立农高兴得抱着尤长靖各种晃。蔡徐坤最先冷静下来,示意大家安静,嘱咐道:“依旧按计划行事,如果恰好碰到彦俊,把备用文件交给他一份。”

电梯到了负四层。

23:17

蔡徐坤声控解锁了车子,还没来得及识别指纹,就看见车库负四层入口处,长年封闭的电动闸门打开了,两秒后黑色的SUV咆哮着高速驶进这一层,又一个漂亮的甩尾停在他面前。

车窗摇下,带着彩色墨镜的男人示意道:“嘿,帅哥们上车吗?”

小鬼:“小贾!!”

王子异:“Justin也来了。”

陈立农和尤长靖从另一辆车里探出头来。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Justin想做几个夸张的动作,却被车子束缚住了。

“不惊喜!计划中的而已。”小鬼拆他台。

“计划中是在双子塔地下会合。我提前啦!”Justin说道,“刚好一辆车两个人,来一个上我的车!”

尤长靖把三辆车的通讯频道对接上,“喂,都听得到吗?这里是二号车。”

蔡徐坤:“一号收到。”

Justin:“三号收到。”

蔡徐坤:“0710号任务开始。”

三辆车接连驶出地下四层。

23:20

高架公路上。

和这个团队任务执行力成反比的是他们的严肃程度。通讯频道从打开的那一刻,超过五成的时间都是与任务无关的聊天。

你说完我笑,我说完大家一起笑。

Justin:“你们能猜到吗?我今天找到彦俊时他在做什么。”

“他在做什么啊?”陈立农和小鬼很配合地问道。

Justin卖了个关子,只提供了线索:“长靖会喜欢的。”

“啊?我吗?”尤长靖猝不及防被点名,心跳有些不受控制地加快。

“他在吃东西吗?”小鬼问道。

尤长靖和他不在一辆车,但还是对着放音器甩了个眼刀。

“他在……夜市摆摊卖豆腐!”Justin把“卖豆腐”三个字加上重音,“关键是还很专业,做得还挺好吃!”

蔡徐坤:“下次聚餐吃烧烤吧,他逃不了了。所有煎、炸、烤,都交给他。”

全票通过。

23:40

此时卖豆腐的、专业性很强的林彦俊站在双子塔A座的楼顶上,全然不知队友已经给他安排上了新的工作和衍生的副业。

他换下了白T牛仔裤,穿了一身黑。

范丞丞和朱正廷把他放下后,就各自赶赴计划中自己的位置了。

这次任务,林彦俊、陈立农、尤长靖都是意料之外的编外人员,计划有“他们能参与”、和“他们来不了”两个版本,都负责辅助类的工作。

现在暂时是最好的局面。多了他们三个的参与,计划只会更容易、更顺畅地进行。

00:00

顶层风很大,林彦俊黑色风衣扬起来的样子很潇洒。拿着望远镜的尤长靖如是想。

他俩的任务可以概括为巡逻和接应。空中巡逻和随时接应。

林彦俊负责双子塔A座,他负责B座。

陈立农守在两栋楼相连的廊桥处。

望远镜中的林彦俊偏过头,看向尤长靖所在的方向。

尤长靖观察到了一个笑容,两个酒窝。

他把望远镜放下来时,两人的通讯器同时响起。

“A座八十八层。布置一下。”朱正廷的声音传出。

林彦俊不用望远镜也能猜到尤长靖接下来要干嘛,知道他会选择擅长又效率高的方式。

但是林彦俊不太喜欢。

尤长靖遥遥地对他招了招手,转身背起了滑翔翼。

尤长靖一点一点地爬到了双子塔B座的塔尖。

那地方小得刚好只能站下一个人,林彦俊光是想想就觉得又高又恐怖。

他希望尤长靖是一只风筝,无论飞得多高多远,都有一根绳子攥在他手里,他就做那个追风筝的人。

但尤长靖不是风筝。他是一只自由的鸟儿。他翱翔在天地间,去自己想去的地方,做自己想做的事。

林彦俊为此而骄傲。

欣慰又担心着。

现在风筝向他飞来了。

00:15

林彦俊站在八十八层的房间内,盯着玻璃窗外的人。

这一层除了中间的一条走廊,就是两个大办公室,各占半层楼。

透过玻璃幕墙可以欣赏美丽的夜景。

尤长靖在窗外一点点挪动着,他以这种方式,已经几乎把这层环绕了一圈。

林彦俊决定以后一定要督促他减肥,不然把玻璃外那一圈窄窄的窗沿踩坏了怎么办。

尤长靖从外面敲了敲玻璃。

林彦俊立刻跑了过去。

尤长靖一只手比了个OK,然后贴在玻璃上。

林彦俊也把手撑在玻璃上,两人掌心重叠。

玻璃隔音效果不错,他只能通过唇语来辨认对方说了什么。

最后,他点了点头,目送尤长靖翻身飞走,落到旁边矮一些一座大厦的楼顶,抬头久久地仰望着双子塔A座。

00:20

“失误了!他们已经上楼了!”范丞丞抓狂道,“彦俊说要去楼上吹风,有事就安排他,但我忘了给他枪!!”

“有谁在上面?”王子异问道。

“只有彦俊还在上面。八十八层。”朱正廷把定位发给其他人,“有三个人跑上去了。离彦俊最近的是农农和长靖。”

“那范丞丞你完了啊。”Justin的声音从通讯频道里传出。

“林彦俊,我真的不是因为嫉妒你比我还帅,才忘给你枪的!!”范丞丞很有先见之明地抱着头大喊。

“少废话。”朱正廷糊了他脑袋一巴掌,环顾四周后抄起一把椅子,“你拿着这个也得把人救下来!!”

“哥我们救人为什么要用椅子啊!!”

00:22

林彦俊先发现了对方。

放倒一个人的同时,他也被另外两人捕捉到了身影。

狭路相逢,究竟谁能走到最后犹未可知。

林彦俊的武器只有从刚刚解决掉的那人身上顺来的一把枪、和自己随身携带的刀。他藏进这层楼的大办公室内,才来得及掂一掂枪的重量。

他当即啧了一声,不用看,就知道只剩一发子弹了。

这个时候了他反而笑了。他高兴于自己的队友在没有损伤的情况下,就能把对手逼入如此境地,虽然他现在和对手一样走投无路。

林彦俊藏在窗户旁的一个办公桌后边。

他刚刚蹲下,门就被撞开了。

来人喘着粗气,带刀疤的那个说:“看到你进来了。”

另一人说:“你和他们是一伙的吧。不过你应该没有武器,不然为什么要捡三哥的枪?”

林彦俊没有发出动静。

终究还是对方先沉不住气。

“抓着这小子,能做人质换咱俩的命!”

穷途末路之徒,平白生出更多恶胆和勇气。

林彦俊闪过一枪。他身后的钢化玻璃上,由弹坑向四周,辐射出密密麻麻的蛛网裂纹。

敌人已经站在他面前,双方举枪对持,都没有立刻开火。

林彦俊只有一颗子弹,但他有两个敌人。

他们谁都不想做挡枪的那个,也不敢一枪打死林彦俊。他们需要通过活捉林彦俊来从他的队友手上换一条生路。

林彦俊抛出了随身的那把刀。那两人一人下意识地闪躲,一人直接走火,子弹打在他贴身的防弹衣上。

他被冲力击得闷哼一声,转身撞碎已经密布裂纹的玻璃,翻过窗台。

玻璃碎渣折射着夜色中的灯光,像漫天的繁星。

他从距离地面上百米的高空坠落。

“林彦俊!!!”

尤长靖听见自己的声音如潮水般汹涌而来,撞进大脑,又渐渐退去。

……

四周声音嘈杂,意识回到身体,尤长靖逐渐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一个梦,一个剧本中没有的,BAD ENDING版本的梦。

“没有。受伤了怎么保护你啊?”

尤长靖听到了一些没有逻辑的话,觉得自己肯定还没清醒过来。

“尤长靖,尤长靖。”朦胧中他睁开双眼,林彦俊就在离他的脸不到一尺的距离内看着他,“醒醒。等会儿拍凌晨01:00的部分。”

“林彦俊。”尤长靖喊他,没注意自己喊了两次名字,“林彦俊,帮我递一下杯子。”

林彦俊走到一旁把桌子上的水杯拿起来,又折到饮水机那里,兑了些热水进去,再递回给他。

尤长靖把一句“喝些凉水清醒一点”憋回了肚子。

“这几天拍摄强度大,我看你在旁边的椅子上睡着了,就没叫你。但马上要轮到你的part了。”林彦俊依旧盯着他,“肠胃不好就少喝凉水。”

“哦,好的。”尤长靖支支吾吾地答道,他把头低下来一些,掩藏自己尚未平息的情绪。

“你脸色不太好,注意休息。”林彦俊说完这一句,就被导演组叫走了。

没过多久尤长靖也被点名了。小鬼被安排来叫他过去。

“哎,李庆同志。到你的part了!你还要负责植入这个广告啊哈哈哈,要不是彦俊之前跟我提到过这个,我都不知道这个part是你的哈哈哈哈哈哈,这个好搞笑的。”小鬼的声音由远及近。

看到尤长靖时小鬼嘴巴变成了O型,“你怎么了?眼眶都红了。”

“没睡醒。”尤长靖故作平静地说。

“你睡着了吗?”小鬼问道,“我之前经过这里还听见你和彦俊对台词啊。”

“我们对台词了?”尤长靖有些紧张。

“不是台词吗?就彦俊脱离危险的那一段啊。”

尤长靖沉默了一会儿,“我刚刚困了,没反应过来。我先去导演那边了。”

“哎我跟你说,我觉得拍这片儿特别有意思。”小鬼指了指拍摄场地的方向,“就特刺激你知道吧。”

“下回让你遵从本心,拍抗战片啊,更刺激。”尤长靖瞪他一眼。

小鬼莫名其妙被瞪了一眼,眨了眨眼睛,自言自语道:“挺好玩的啊,刺激一点多好。”

……

尤长靖对那一幕的剧情印象深刻。

林彦俊无路可退,决然地跳出窗台。

八十八层的每一间窗户外面,都有尤长靖栓好的绳索。

林彦俊抓住其中一根绳索,用最后一发子弹打碎了八十六层的玻璃,跃了进去。

变故发生的那一刻,尤长靖等人就收到了林彦俊发出的通讯信号。

林彦俊荡入八十六层,陈立农和尤长靖已经等在那里接应他。

其他人也已经赶来,解决两个余党不是问题。

“遇到三个敌人,没子弹。”林彦俊稳稳落地,风衣划出一道完美的弧度。

陈立农跑过去:“彦俊,你怎么样?”

“有没有受伤?”尤长靖感觉声音都不是自己的了。

“我没事。”



END
——————————————————————
碎碎念:
所以劳务没有按台本对台词咯
就很难控制

设定是
业内最强 白汾酒特务团

劳务大概是一个
执行完高危任务
担心自己被跟踪甚至被捕
就没有第一时间联系队友、回据点的人物形象
后来风声过去了,就回归队伍了。

尤老师超全能
因为喜欢唱歌
参加了节目 还成名了
就很忙 任务出得比较少
车开得超级好 船和飞机也很好
枪法格斗都好
不然进不了白汾酒啊

感情方面
想写的是一种无法割离的【联系】
脑子里盘旋的
是劳务推荐的电影《触不可及》
的bgm
 
感谢阅读


评论(1)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