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兴

终于换头像了……旧ID@十年一瞬

【长得俊】下手

跑男 衍生脑洞
设定大概是奶泡团期限过后 回香蕉拍第二期团综里的内容 玩了「撕名牌」的游戏
其实就是想看他们互撕 满足我对跑男的遗憾
规则我编的 纯属娱乐 一发完

题外话:
我爱奶泡团 我爱香蕉 我爱香蕉团综
都是我胡编的 和正主没关系

正文

香蕉娱乐TRAINEE18第二期团综 第八集拍摄现场。

“来来来。”林超泽站在小广场中央,向其余人招手道:“先分成两组。”

“是我们自己分还是……”贝汯璘询问道。

“已经分好了。”林超泽清了清嗓子,神情严肃地宣布道:“下面由我来向大家公布此次游戏规则。我们要分为两组,进行限时的撕名牌游戏,在规定时间内,哪一组先全军覆没,或者在时间截止时哪一组存活人数少,就判定为负方。反之为胜方。如果时间到了,两组剩余人数相等,则进行额外环节的比赛。”


所以人都一脸凝重。

“下面就由我来向大家宣布,本次游戏环节的分组情况!第一个念到名字的是本组组长。”林超泽声调拔高道。

“A组:林彦俊、高茂桐、李若天、姜京佐。”
“B组:尤长靖、陆定昊、邱治谐、贝汯璘。”

“你呢?你干什么咧?”陆定昊得意于自己反应极快,飞快指出名单中没有林超泽的名字。

“至于你们亲爱的队长我。”林超泽扬起手中的秒表,“当然是承担着计时的工作、与裁判的重任啊!不要被我发现违规,一切触犯规则的,都要接受惩罚哦。”


“不像上次在一组诶。”尤长靖心想。他看向林彦俊的方向,发现对方也在看自己。见状两人都笑了一下。

陆定昊正带着满腔队友爱,转头看向尤长靖,却发现他和林彦俊正看着对方笑。当下一脸被恶心到的表情,嫌弃道:“有你这个样子的组长,我很担心噢。”

“担心个屁。”尤长靖瞪他,小声却凶狠地说道:“闭嘴!”


两组人分别领了自己的队服和名牌。A组是粉红色,B组是蓝色。换好衣服、佩戴好名牌后,两组有5分钟商量战术。

A组
“规则中要求一开始必须分开进入商场,而且不能两人以上抱团。我觉得这个规则就是不想我们聚一起,变成打群架就不好看了。但最保险的方法还是两两会合,抓住机会,先找到一个队友。”林彦俊面前摆着商场地图,对其他几人说到。

“我赞成。”李若天举手道:“彦俊他们参加过一次跑男,对这个游戏比较有经验。”

“我也赞成。”高茂桐道:“不过各自为战的话比较看运气,包抄别人的同时也可能被别人包抄。”

“所以要有战术。”林彦俊道:“你们看这个商场的地形图,这里、还有……这里。我们其中一个人在开始后藏在这一块,另一个人……如果是我的话………”

B组
“我觉得我们可以采取‘田忌赛马’的战术。找一个自己能对付的。陆定昊自信道:“比如,我对寺草啊,贝贝对李若天啊……”

“你哪来的自信?”邱治谐拆他台。“人家会武术好吗。”

“重要吗?这个游戏重要的是灵巧!灵活!技巧!”陆定昊翻了个白眼。

“田忌赛马是什么?”尤长靖问道。

“呃……不管啦不管啦听我说就好!”陆定昊有点抓狂。

“而且……谁去撕8哥啊?”贝汯璘提问道。

“8哥?!”陆定昊叫道,“8哥当然是交给…………尤长靖啊!!”

“啊?我吗?”尤长靖突然被点名,还没有反应过来,“我,我不行的啦。”

“你是组长诶。”陆定昊双手握着他肩膀:“你好歹也是有经验的人啊!你不还撕过李晨哥吗?!”

“这个和那次不一样啦。”尤长靖心中发虚,“那次不能还手的。”

“一样的一样的,异曲同工。”陆定昊拍他肩膀:“组织相信你!!”

“可是…”邱治谐疑惑道:“你怎么能确定我们刚好对上想遇到的那个人啊?”

整组都陷入沉默。


林超泽大声喊道:“时间到,集合啦!!”

两组都在广场上集合。

“现在,由两组组长,根据石头剪刀布,来决定出发顺序!”

“有请我们林8哥和长靖!!”林超泽带头鼓掌。

“三二一,石头剪刀布!”林超泽喊道。

两人都出了石头。

“石头剪刀布!”林超泽继续喊。

都出剪刀。

“再来!石头剪刀布!”

还是剪刀。

“你们怎么回事!!”小超人抱头喊道,“再来!!”

…………

“七次了!你俩够了!”林超泽尖叫。

“你们是不是re过!”陆定昊也喊。

“没有,没有。”林彦俊解释道。

“真没有。”尤长靖连忙摆手。

“投骰子吧!”陆定昊不知道从哪掏出一个骰子。

“你才是re过吧!”林彦俊指着他无奈道。

陆定昊给他一个白眼,“大于等于4,A组先走,反之我们走。”

“我没意见。”林彦俊道。

“我也没意见。”尤长靖附和。

骰子骨碌碌滚到地上,林超泽看了眼数字,宣布道:“A组先走!按规则,一个一个分开进。”


尤长靖走进看起来空无一人的商场。

大概是中央空调温度设得有点低,他觉得到处都凉飕飕的。

心中很紧张,还有点空。

先进入的组有一个很明显的好处,可以藏起来,发动偷袭。

尤长靖他们小组因为规则被迫分开,先后进入商场。

他们根据约好的路线分头行事。

这样做无疑有些危险。但世上也不存在什么0风险的方法。如果全都聚在一起,或者全都藏得没影,游戏也不用进行了。

此时他正在前往与陆定昊会合的地点。依据现在的规则,组内两两一组无疑是最为稳妥的。

他全神贯注,留心着每一个能观察到的点。

但除了摄影师发出的声音,他只能听到自己的脚步,与心跳。

一切都沉寂着,那些他认为危险的点,似乎都是想太多。

他的余光里划过一道人影。他立刻驻足、屏息,看向上一层楼的拐角处。

一个人影飞快地跑过那个拐角,摄像师紧跟其后。

是A组的李若天。

李若天背对他所在的方向,并没有发现他。尤长靖刚松了一口气,就发现同一层楼的远处一个粉红色的人影。

那人斜对着他,似乎马上就要转过身来。

尤长靖如同惊弓之鸟一般,闪身到一旁的店铺里。

这是一家服装店。在柜台与试衣间两个可以藏身的地方抉择后,尤长靖选择了柜台,他觉得这里机动性更强。

“你也蹲下啊。”尤长靖压低声音道。

摄像师大哥也跟着他蹲下后,尤长靖凝神听了一会儿,一口气还没松出来,心脏就被一个音节提到了嗓子眼。


“嘿。”斜后方的试衣间的门开了,林彦俊脸上笑出两个酒窝,“好巧吼。”

什么机动性。尤长靖被林彦俊逼到墙角时心想,看到林彦俊的那一刻都见鬼了。

“别…林彦俊……”这个时候尤长靖还是笑着的。他脑袋发空,连反击和逃跑都念头都没有,只有紧张和害怕。

林彦俊见尤长靖不停摆手,整个人一直往后退,最后退到墙角把自己缩起来,无奈地笑道:“我记得…你上一次,是倒数第二个才被撕的。看来这一次不一定咯。”

“求求你……”尤长靖抓着林彦俊的胳膊晃。他抓得很紧,因为害怕林彦俊突然把自己的名牌撕了。

“你有在害怕的吼。”林彦俊被他的表情和动作搞得哭笑不得,他想抬手捂眼睛,却被抓得更紧,只能直视尤长靖,两人僵持着。


林彦俊没想到尤长靖会突然放开他的胳膊,扑上来,抱住他,把他摁到墙角。

那一刻他心脏漏跳了一拍。

之后回味时,他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并不是在紧张名牌被撕掉。

“What!”服装店里传出key很高的尖叫声,“尤长靖你到底哪边的?!”

陆定昊一个急刹车,眼睛瞪得快把美瞳都瞪出来了。他难以置信地看着角落里抱在一起的两人,表情非常精彩:“你们俩搞什么哦?”

“啊?……哦。”尤长靖这才反应过来,刚才他看到林彦俊背后一个人影扑过来时,下意识地想保护林彦俊,把人拖出了攻击范围。完全忘记了他俩现在不在一组。

林彦俊也意识到了。他把尤长靖挡到身后,直勾勾地盯着陆定昊。第一步都还没迈出,只是抬了脚,陆定昊就弹起来,边叫边喊地跑远了。

商场里还回荡着他的声音:“尤长靖你这个叛徒!!!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林彦俊好可怕!!”

林彦俊看着陆定昊跑远。又想看看尤长靖被队友抛弃有什么反应。

转身时,林彦俊余光看到墙上的镜子,整个人愣了一下。

我笑得有在开心的。他想。

但他只看到转身后的自己,没看到自己面对陆定昊时,是什么表情。


尤长靖后悔于亲手把自己送上绝路,又没法怪罪于自己下意识的反应。

“这段真的能播么?”尤长靖笑着说道。

林彦俊笑得更灿烂了。

这时,商场中响起广播:“B组贝汯璘,OUT”

紧接着又是广播:“A组高茂桐,OUT。B组邱治谐,OUT。”

两人都瞬间紧张起来。

“看来他们很激烈吼。”林彦俊道。

“嗯。”尤长靖道,“……陆定昊本来应该是来找我会合的,我现在要去找他了。”

“你们组就剩你俩了。不过……”林彦俊顿了一下,“看在你救了我的份上…再见啦,后会有期!”

“那再见咯。”尤长靖说。

林彦俊朝他挥着手,跑出了服装店。

尤长靖也离开了店铺,他依旧小心地观察着四周的动向。

似乎又恢复到那个安静的环境。

但是心跳得好像更快了。


这场游戏最后是B组赢了。

但B组的组长觉得自己赢得不够利落光彩,如果不是最后他们四个人互撕的时候他快摔倒了,林彦俊放弃了battle,转而用手去护他的头,就不会被陆定昊趁机撕掉名牌。

不过陆定昊也算扬眉吐气了。

作为补偿,他决定请林彦俊吃火锅。


夜晚,某海底捞火锅店。

尤长靖一脸幸福地看着面前的火锅和各种食材,心情极好地感慨道:“要是你当时撕了我,估计就是你们赢了。”

“我下不了手啊。”林彦俊又给他夹了一片肉。


END

评论(2)

热度(95)